邮件系统:
用户名: 密码:
2024年05月27日 星期一
位置: 首页 》中国法学创新讲坛 》专题报道 》中国法学创新讲坛
王振民教授主题演讲

时间:2013-06-13   来源:  责任编辑:admin

  中国走向法治是坚定不移的,从1978年开始提出这个问题,到今年是35年,历代领导人都反复地讲。从十二大讲到十八大,每一次大会对法治的论述都在加强、加重。十八大说2020年依法治国方略基本落实,就是建成小康社会之时法治也应该基本确立。但是,大家对中国法治之路感觉好像还是有点信心不足。

  这几年,有些学者包括社会公众对于法治的看法是,跟以前相比可能还有点倒退。比如说对于我们的司法,很多人感觉与80年代那个时候的司法公正程度相比,现在司法公正程度在某些方面可能还不如那个时候。尽管那个时候很多法官还是转业军人,法律知识不多,但是他有基本的公正理念,有基本的政治素质,还有很多公心。现在我们换成了专业人士之后,法治的公正、公信力反而降低了。与几年前相比,大家对法治有很多方面感觉信心不足。

  李步云教授的演讲有两点给人印象深刻,一是坚定地支持法治,建设法治中国;二是坚定地支持党的领导。党的领导和法治建设能不能变成一个统一的整体?党的领导在建设法治的道路上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能不能是和谐的,党的领导是法治的推动力量、领导力量?我觉得是可以的,党的领导和法治建设、和法治之路可以是不冲突的。

  我研究了一些国家的法治之路,在它们的建设过程中都是要有一个非常强有力的、集权的政府。到目前为止,没有哪一个成熟的法治国家,健全的法治是在完全的民主基础上建立的。恰恰是那些非常民主的国家法治乱七八糟,一塌糊涂。这些法治比较成功的国家,比如英国,英国最早的法治文件是13世纪的自由大宪章。当英国人制定自由大宪章的时候,英国完全没有民主,但是自由大宪章已经提出法治的概念,写入了法治政府的理念,要求国王、政府必须遵守法律,即便这个法律是您制定的,您要遵守您制定的法律。法律的本质是信守诺言,这是法治最初的含义。英国的民主是非常近来的事情,不是一开始搞了民主,然后再发展法律。而是在国王绝对的君主专制之下,慢慢产生了法治的土壤,哺育了法治的环境,建立了法治政府,后来在法治框架下发展民主。英国民主之所以能成功,因为它有法治,把民主放在法治框架内,最终实现法治与民主的结合。回顾英国法治数百年发展历史,脉络非常清晰,始终是法治先行,法治优先。英国伦敦市市长2000年才实现直接选举,英国妇女有选举权也就是这几十年的事情。所以,在法治的发展道路上,一定要处理好民主与法治的关系,如果这个关系处理不好,可能走向法治的反面。民主可能最终跟专制相结合,如果没有法治,不是民主法治,而是民主专制。

  这种情况在法国就出现了。法国人的发展思路是先民主后法治,过去国王就是法律,现在法律是国王。但法国大革命的最终结果,不是把国王从一个人换成法律,而是你一个人当国王不行,我们都想当,最后就变成全民的普选,选出一个政府,干了很短时间就革命,推翻另外再选一个政府,时间不长又被推翻,这就是民主规则没有定下来。从1789年大革命到现在,法国在过去224年制订了15部宪法,5次共和,2次帝制,2次复辟,还有无数次革命。在法国第四共和时期,1946-1958年的12年时间,法国换了24届政府,总理、部长满大街都是。一直到1958年宪法,法国人终于对它这种无序的民主下了重手,建立了宪法委员会,来监督民选的活动,改变了政府产生方式,不再实行民选政府,民选总统但是政府不再由国会选举。这样法国经历了200多年摸索,最终实现了民主和法治的结合,把民主放到法律的笼子里面去,最终才实现了政体的稳定。

  美国历史也是如此。美国制宪会议和法国制宪会议的最大不同在于,法国制宪会议是高度民主,制定宪法时每个人都可以上来滔滔不绝发表对宪法、对政府的看法。最后没有办法,只能限定每一次只能4个人发言,否则100个人同时发言不知道听谁的。只能是4个人,因为排队要讲的人太多。所以,法国的制宪过程非常民主,但是非常不实用。美国的制宪会议完全是秘密过程,是精英创造宪法,而不是全民创造宪法。1787年5月25日,美国当时7个州,选派30多名代表,最后是12个州共50多名代表在费城开了3个多月的会,秘密会议,不对外公布。这50多个美国精英研究这3个多月,最后搞出一个宪法,就是今天的美国宪法。所以,法国224年产生15部宪法,美国224年就是一部宪法。法治建立的过程我们经常讲民主,但是法治的建立过程不是一个民主的过程,特别是在开始的时候,一定是国家、社会的精英阶层对这个问题形成了共识,大家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最终创造一部宪法。这个宪法签字的实际上就是39位,有学者说这个宪法是不民主的,但是美国人觉得这是一部好宪法。中国人追求100%的民主,追求完美的民主,没有追求100%的法治。西方法治发展道路给我们很多启发,法治发展的道理跟我们原来想象的可能不一样。

  民主可以有民主的赤字,有不完美的民主,但是法治不能有赤字,法治发展上要斤斤计较。不是说民主不重要,但是民主要在法治基础上发展。我们的法治之路一定要有党的领导,如果中国没有一个强有力的、集中统一的领导,法治国家将很难建成。所以,一要坚定地支持法治,二要坚定地支持党的领导。有人担心党的领导可能把法治吞噬了,所以总书记讲要把权力放在笼子里面去,放在法律里面去,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信号。只要党的领导是往法治的方向走,最终中国法治是有希望的。因为党的目标非常明确,就是建设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

  如何实现法治?我们的法治之路有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作为执政阶层,社会的精英分子,必须对法治有坚定的信仰,必须要坚定自己的目标,要有非常清晰的战略方向。法治建设不是搞运动,需要长期的积累,不能三心二意。十八大之后,我们国家历史上首次出现一府两院的领导都是学过法律的,从国务院总理到最高法院院长、最高检察院检察长,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变化。法律人在法治建设过程当发挥作用很大。美国到现43个总统,其中有27个是学法律的。特别是美国建国之初的124年,26个总统有20个是学法律。在国家成立之初,法治人治国就是奠定治理框架,数代领导人持续不断的努力,最后奠定了这个法治国家。十八大之后,我们在这方面有非常好的变化,我们过去很多领导人不是学法律的。十八大提出让各级领导干部多运用法治思维、法治方式去治国理政,如果这个领导人没有学过法律,除了法律思维没有其他什么思维都有,除了法治方式不会其他什么方式都会,这个就很难办。但是,如果一个领导人是学法律的,满脑袋法治观念,满脑袋法律思维,他除了法律思维没有别的思维,这就是法治国家建设很重要的方面。

  但是,即使不是学法律的人在法治框架下也会有法治思想,例如艾森豪威尔总统。美国用军事力量解决政治问题一次是南北战争,一次是1954年,美国最高法院判决把白人和黑人子弟合校,不能搞种族隔离,但是南部17个州拒绝执行。特别是阿肯色州,这个州长是一个极端的白人种族主义分子,他派了200名白人武装警察分到各学校,阻止黑人子弟到学校念书,而且对黑人子弟实施暴力,动员1000名白人游行抗议最高法院判决,武力抵抗最高法院判决。艾森豪威尔总统下令美军101师空降1000多名士兵,去执行最高法院的判决,讲了一句话,“我使用宪法赋予美国总统的全部权力,尽我最大努力阻止任何妨害法律执行的行为,确保最高法院判决得到执行”,这就是领导人的决心。法治的目标必须明确,否则到2050年也难以建成。

  第二,全体共识。法治建设除了执政党、领导人有坚定的信心和决心之外,全民要有共识。我们经常抱怨政府不依法行政,但是我们反省一下我们自己,我们有没有依法办事呢?现在不管有任何事情,我们都是习惯于找关系、找人,而不是说马上找一个律师。我们全民不要总责备,说你执政党、你政府为什么不依法执政?不依法行政?其实每个人都有责任,都要为法治建设做贡献。政府要有法治思维、法治方式,我们自己也得有法治思维、法治方式。对于一些不法的行为,一般老百姓都是选择退让,没有人愿意为法治进步、法治建设贡献自己的智慧、贡献自己的努力。在英国历史上,它的法治也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16世纪的英国国王亨利八世,这个人一生结了六次婚,这次他又要离婚,又要再婚,需要他的首席法律顾问同意、签字。最后这个首席法律顾问(也相当于司法部长、首席大法官)说对不起,虽然我是您忠实的奴仆,我愿意用我的头颅给您换一座法国的城市,但是在法治的原则问题上我不能退,我愿意去死也不愿意给您签字。国王最终判了这个人死刑。有时候法治建设确实不容易,我们每个人都应该为法治建设而努力,要准备接受法治。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反过来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政府和人民都要有共识。

  第三,法治要积累,文明要积累。中国的法律变化太快,文明没有积累。我们1949年把六法全书废掉了,但是我们搞了64年民法典也制定不出来,刑法废除之后1979年才匆匆忙忙搞出来一个,法律是要积累的。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的结论就是建立一套不因领导人改变而改变的法律,不因领导人看法和注意力改变而改变的法律。法律有独立的历史,政治怎么改变、领导人怎么改变都没有关系,这是必须要变的,但是法律不能变,这就是文明的积累。英国特别是美国成立之前已经有非常成熟的法律职业,参与独立宣言起草的很多人就是律师,他的法律文明已经有很长时间积累,所以法治应运而生。所以,我们要注意我们的法治文明,尤其要对宪法要保持敬畏心态,不要总想制定新宪法,中国人容易喜新厌旧,每一代人都想开天辟地,都不想循规蹈矩按照法律办事,这样法治国家、法治社会是没法建成的。

  第四,高质量的司法队伍。司法是面临很多权力因素的干预,但也有很多是我们司法不争气。包括法官的质量,司法制度,很多体制问题,机械司法、形式司法和司法的专权,这两种现象都有。要么就是司法机械主义,抠条文,要么就是法律虚无主义,这两种倾向都是应该避免的。

  只要我们以法治为目标,有坚定不移的信仰法治的执政党、社会的精英,加上民众的共识,还有法律文明的积累,高质量的法律职业团体的形成,法治国家一定可以建立起来。每一届政府、每一届领导人能做的事情其实非常少,这五年、十年的时间,我们是运用于发展经济、推动民主,或者是建立法治。我们经济已经是世界第二了,经济再发展也发展不到天上去,而且我们今天的经济发展带来很多问题,盲目地相信经济决定一切。现在还有人提出GDP要冲世界第一,我说千万不要冲世界第一,应该再往后退一退。如果我们未来五年、十年的精力用在以法治建设为中心,法治搞好了经济自然就搞好了。美国那么多总统学法律的,根本不懂经济,但是法治搞好了,经济自然就发展了,不需要抓。未来五年、十年,下决心做还是有希望的。我们这届领导集体把法治确立了,比发展增加一个GDP百分点对中国的意义巨大。为了增加一个GDP百分点,把子孙后代的资源都破坏了,不仅没有意义,而且有害。用五年、十年把法治建设搞好了,这对中华民族才是有利的。时间是足够的,到2020年是足够的。美国当时制定宪法四个月都不到,我们还有七年时间,人家四个月可以搞出一部宪法,我们为什么七年不能建设一个法治国家呢?所以对于中国法治之路还是要充满信心。

全文
搜索

关注
微信

关注官方微信

关注
微博

关注官方微博

网络
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