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系统:
用户名: 密码:
2024年06月16日 星期日
位置: 首页 》分组讨论 》第七届两岸和平发展法学论坛暨两岸法学交流合作30周年纪念研讨会 》专题报道 》第三组
上半场与谈人邱锦添:在第七届两岸和平发展法学论坛讨论会上的发言

时间:2018-08-09   来源:  责任编辑:

各位领导、各位专家学者:

  大家好!时间不早了,刚才聆听八位学者专家的报告非常精彩,内容丰富,口才便捷,表达清楚,在主持人非常坚强的主持之下,我们这一组我认为应该非常强壮的组员,因为只有进来没有出去,专家坐进来没有出去,就证明我们这一组相当不错。我个人聆听了以后收获良多,出去要写博士论文这八位学者应该是非常好请教的高手。本来我有一篇两岸法学交流回顾与经验,因为里面有一些图表后来没有登出来。我想简单花点时间向各位作一个简报。

  第一个,两岸律师法律界的交流,我不敢说一定是第一个,但是三个地方,香港、台北、中国大陆第一次交流是在1990年,在香港中文大学举办了三方法律人士的最初步交流,台办的特助周宁在现场和我们交流,当时他非常强势,口才也非常好。1991年开始,因为我担任台北市议员,所以我们组一团叫知名人士,到中国各城市,到福州市人大常委王浩说要求见面,请求我主持带队律师界的人到他们福建。所以我在1991年3月29日组团三十几位律师,从闽台律师经验交流开始,当时我们的内政部长好像也有在里面。律师交流经验以后,慢慢往北边。在1991年12月9日,因为受到福建省司法厅的邀请担任法学讲座,当时我带了80只手表,一只1000块新台币,结果我的助理律师先进去20只,另外60只在我箱子里面,本来已经过去了,后来海关说回来打开来什么东西,我说我要送给大陆的礼物,100位律师。他说你是干什么的,是不是做生意,我说不是,我是送人的,我有邀请函。他说不行,扣留60只,20只进去。所以后来没办法,因为福建海关致给付不能,福建省所有律师界、法学界没有发。

  后来我们在1995年12月台湾成立两岸商务法学会,推动两岸法学交流并出版刊物,1995年12月,我们有一个研究院,邀请大陆的学者、专家到我们东吴大学去交流,那10个学生现在全部当主管了,都是教授、副教授以上,曾经去参观全台湾最大的四合院,并在我们家吃饭。

  我想福建省搭起友谊的桥梁,我们后来受到大陆的肯定和支持,所以我曾经组团在2009年受武汉大学邀请我们13位律师到大陆去,跟老师学生交流,交流完毕他们要我们主讲一个题目“阿扁该当何罪?”,有500个学生和老师在听,那时候很轰动。嗣后我们个人也组团去惠州及其他的中国政法、华东政法、宁波大学等等大学,在深圳大学还成立了一个台湾法律研究所,可惜没有发挥功能,有名无实。最后我想我们两岸四地的法律仲裁制度我也参加了很多,曾担任海事武汉、南宁、惠州、宁波仲裁委。

  至于理论上我们应该怎么做,将来两岸怎么拓展?第一个双方发表法学论文,像刚才八位那么精彩非常值得大家肯定,双方赴高校法学院讲学,举办各种法学论坛研讨会。实务怎么做?我提出一个建议,多举办两岸四地律师经验交流会或者论坛,两岸律师业务上的相互合作,为两岸人民做好法律服务。最后配合“一带一路”自贸区两岸四地法律服务,去年12月16日我在上海交大和华东政法举办过讲座,为什么一个台湾律师敢讲这个题目,我说这是世界上大家都肯定的题目,不是我。所以我想两岸四地律师的法律服务要充分交流,最后很多大陆律师去台湾拜访我希望交流合作,我说只要有机会赚钱,两岸四地的人都可以参加,尤其是沿线“一带一路”,我搜集来的资料现在很多,与65个国家沿岸的法律咨询都要研究,刚才讲两岸要论坛法学交流、经贸交流,尤其是65个国家将来如果真正拓展起来不得了,我们所有的教授研究不完。所以我想期许大家在研究“一带一路”,我在台湾准备在学会下成立一个“一带一路”研究中心,跟学术界、跟学校大学结合,相信这个想法明年能够向各位报告有关的好消息。只要大陆来台湾的,认为我是他的好朋友,到机场去接他没有问题。其次如果到我们家,我接待他,并请他吃饭。今天在座的都是经贸方面的,都是我的老师,公司法、独立董事、税法、劳工法、联合行为专家等等,我都是放在心坎里看,不是放在嘴巴而已。

  最后我希望大家今天一团和气那么好,真的是两岸一家亲,我们非常祥和地在讨论。二十多年来, 我从厦门大学的宿舍里面直到北京去,我想这是百花齐放,非常好的一个现象,中华民族的复兴梦我想未来一定会实现的,我讲完了,谢谢。

全文
搜索

关注
微信

关注官方微信

关注
微博

关注官方微博

网络
信箱